首頁>>文化之旅>> 2022年7月29日今日文教11版詩歌 正文

2022年7月29日今日文教11版詩歌

2022-07-27 15:31 張倩玉,邱秀玉,覃波 今日文教周刊
綠蘿(外七首)
      文/張峻凱(陜西)
 
進了城后
我養過的花中
最多的
就是綠蘿了
幼年時就喜歡花草
仿佛
能感覺到他們的生命
喜歡照顧它們
那時候在鄉里
院子里想養什么都可以
大一點的兩三年后
就能遮陰
小一點的
年年也能盛放
 
來到了城市里
無法像以前那樣
只有在花盆里
養幾個小的植物
而其中
綠蘿是最多的
成年后
時間少了很多
起初是不敢養植物的
怕養不活
買了些假植物
這樣的好處是
能看到綠
卻不用給他們澆水
后來總覺得
假植物是缺少生命力的
思前想后
又從朋友那里聽得
綠蘿是好養的
便
選擇了綠蘿
 
這一陪伴啊
就是許久
我的綠蘿
陪著我換過幾次住處
無聊的時候
沉悶的時候
我都會看看它們
它們
已經成了我奮斗的朋友
成了我人生的摯友
                               
十一點
 
晚上十一點
這是一個只屬于
屬于我自己的時間
起初
我并沒有發現
晚上的我喜歡獨處
特別是
天再黑一點
夜再深一點
后來
身邊人告訴我
一旦十一點
我總是一個人
找一個安靜的地方坐著
猛然回顧
確實如此
我總是在夜里
在夜里尋求一處安靜
可以讓我思考
可以讓我靜心
可以讓我回憶下以前
也可以
讓我謀劃一番未來
我總有
這個習慣
十一點
一直相見                   
 
最后一次
 
最后一次
再環視這里的風景
皂莢樹
還是那么翠亮
看到這一抹綠
我想起
深秋的銀杏的黃
可今年
我已再也看不到那黃
 
最后一次
我想再聞聞
這里泥土的味道
我太留戀這里
以前
是沒有覺察到的
等到真的要離開
我才知道
我原來如此深愛這里
 
最后一次
我想大口的呼吸
再感覺一次這里的空氣
我想起
那些發生在這里故事
那些
曾陪在我身邊的人
時間從不給我們
留存的機會
懷念卻
蒼白無力
 
最后一次
我想
再向這里致敬一次
讓我成長
讓我豐富
我想
那些
我們留下了時光的地方
終將
留下我們的魂
                                  
夜的使者
 
我曾不止一次
拜訪夜的使者
他總是坐在一個
若隱若現的地方
他不言語
我也不言語
 
我曾不止一次
與他走近
我喜歡來拜訪他
他足夠安靜
安靜到可以自視內心
 
我曾不止一次
想坐在他的身旁
我想知道
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他漆黑的身軀
卻有些讓我不敢靠近
 
后來
我們成了很好的朋友
我總是講我的故事
我的遭遇
傾訴與他
我喜歡他的不發聲
這樣
我才能更清醒
                                  
四葉草
 
記得中學的時候
有那么一段時間
同學們
常圍在花園里
剛開始
我還以為在除草
后來
走近查探
才知道在尋找四葉草
聽他們說
四葉草
是代表幸運的
能找到就會有好運
我是不相信這些傳言的
到后來
你不辭而別
每到下課
我圍在花園里
這個時候
我有了足夠期盼的事情
我想要
找到我的四葉草
                          
家鄉的小園
 
家鄉的小院里
被我兒時撒下一把種子
印象中
我記得是撒下的鳳仙花
可后來
院子里
長出了牡丹、月季、蘭花
豐富異常
我開始有意的呵護院子
在放學后
第一件事
就是趕回家給花澆水
照顧他們
有時候
仿佛能看到他們在成長
他們成了我生活的一部分
也成了
我兒時重要的伙伴
 
長大后
離開了家鄉
常惦念院子里的花草
叮囑母親幫我照顧
有時候
夢里還能夢見他們
我坐在院子邊上
手里拿著灑壺
靜靜看著他們
純粹又美好
                                         
晚來的風
 
晚來的風
不再那么溫柔
但長開雙臂時
你依然
可以聞到青春的味道
 
晚來的風
不再那么快樂
甚至
有些憂愁
那個調皮的精靈
變得有些猶豫
那當你觸摸到它時
你會發現
它還是那么善良
 
晚來的風
不夠那么及時
但當你逆著它走時
你會發現
它一直像是在抱著你
從不曾離去
 
念家
 
游子的傷感
我想
只有游子才能知曉
離開家后
很長的時間
心里是空落落的
在外面的世界
人情味少了許多
有時候
他人絲毫的客氣
就能讓人心里暖洋洋的
越是輕易的這種暖
越是反映了大多的冷
 
下班后
坐在公交車上
拖著疲憊的身軀
從窗戶上
看到外面燈紅酒綠的夜晚
這一切
似乎都和我無關
越是累的時候
再看到繁華
越是心里在哭
想家了
想家了
 
回到房子里
還有只有自己
看著安靜的黑夜
黑夜
也看著憔悴的我
時間安靜的可怕
城市里的孤獨
迎面撲來
你可能不相信
人真的
會孤獨到流淚
靜靜的流淚
 
靠在床邊
不知道什么時候
已經睡著了
我看到小時候
看到在河壩里的松鼠
我和小伙伴們
嬉戲打鬧
快樂
遍布空氣

夏蟲
文/東陽(陜西)
 
早晨,也是入眠前的黃昏
一個起身,從跟黎明打個照面開始
從這頭離開,抖一抖身上的土
爬上枝頭
撲棱幾下翅膀,吼幾聲嗓子
再掉入地下
如果再次喧囂起來
我想當我的天敵
擁有美麗的羽翼,和利喙
不像我這般,時刻躲避追擊
要用什么去彌補
但似乎,我就在食物鏈頂端
但為什么,我并不在
                                 
等一場春(組詩)
文/張倩玉(陜西)
 
告別冬
 
長安的雪,落了
城,原只想歇歇
疫情肆虐,街燈荒涼
冬,比以往更加凜冽
核檢、消殺、封城
安穩的日子,仿佛就在手邊
又好像——
隨時面臨風險
 
長安——
從歷史走出來的城
骨子里的驕傲、輝煌、底氣
在災難中磨洗又磨洗
從不幻想逃避
更不傳染萎靡
這座城,勇敢而堅毅
紅色的民族、紅色的國家
未來的路注定可期
不滅的光注定長明
 
冰與火
 
天還未亮,心已出發
第一場雪,落在了沉寂的夜
身體出乎意料的冰涼
心卻被燒得滾燙
大巴奔忙于雪與夜的倦慵
暖黃的光爬上考生臉龐
急促、等待、慌張
底子里卻是激動、昂揚、希望
戴好口罩,拔筆出鞘
每一份堅持必定前途明朗
 
當學生穿上防護服
以稚嫩的身軀學著大人的擔當
重任落在小小的肩上
國家就有了脊梁
未來就有了希望
他們將紅色指印交付于信仰
他們的紅色血液永遠在燃燒
無論過去、現在、將來
迎難而上者,從不被遺忘
甘于奉獻者,必然受敬仰
 
等一場春
 
長安的雪,化了
在向陽而生的日子里
收獲一顆草籽的秘密
然后——
在草色新雨中,等一場春
采擷幾瓣杏花釀酒
暖一座被冷過的城
 
并非傳統意義上的消亡
而光始終存在
只等待一個時機
凝聚、奉獻、斗爭
在扶掖而行的路上告別苦難
在矢志不渝的路上創造光明
長安,是座不平凡的城
                                 
復活(外一首)
文/張倩玉(陜西)
 
早已經忘記了
忘記了生命誕生的夜晚
她變成了他
健康,美麗,又朝氣蓬勃
一個靈魂滲透進另一個靈魂
我仿佛聽到一種聲音
是燭火將熄
后來燭火變成了另一個燭火
世界變成了另一個世界
 
后來據說這是傳承,是繁衍
我只能訥訥的點頭
文字早已超越了它本身
而意義總歸是人類的情感
生命是悲傷的故事
一個人的死伴隨著另一個人的生
于是
生命行將就木時
不必悲傷,不必感懷
祝福我
擁有了另一個世界
 
忘記
 
你終將用最隱晦的語言
去描述曾經悲痛過的一切
你的生命終將充滿
充滿別人的故事和情感
你會將時間與情節聯結
而后忘記成為常態
你渴望充實
卻將庸碌釀成了空虛
 
很難定義空虛的結局
你的不甘與悲傷
億萬年后仍然生長,蔓延
只是宿主忘記起因
盲目而又執著
抬起頭是黑夜
閉上眼是白晝
你早已忘記了生命的本原
像七月流火,像蠟炬成灰
像億萬個世界活不到太陽初升
 
所有太陽都不會可憐惺忪
思想在這里難覓歸宿
來不及考量,來不及觀望
光明必須被承認
你終將回到起點
而后忘記一切
 
六月的天空
文/邱秀玉(山東)
 
六月的天空,彌漫
一份感恩的情種
這是一箋綠葉對根的思念
 
思緒,纏繞家鄉的老屋
大門口那棵老刺槐依然挺立
似父親寬厚的肩背
燕子,正在專心筑巢
以迎接即將到來的暴風雨
一如父親徒手壘起的老屋
縫紉機兀自唱著那首老歌
似永不停歇的老水車
那是父親為我彈奏的小夜曲
 
現在他老了,背駝了
一如屋門外那桿彎彎的扁擔
如今,已被我挑在肩
六月的天空夕陽璀璨、花正怒放                    
 
   梅雨心
文/覃波(貴州)
 
檐角的雨滴靜謐而孤獨
斷斷續續毫無規律
泛黃沿墻卻愈加清晰
一抹斜陽過處,無半點暖意
日落過后又是綿綿細雨
 
背上思想的行囊,尋一縷暖陽
緊閉雙眼,腳兒沒進海濱松軟的泥沙
此時的我與梅沙一體
我的身后是縹緲的海市蜃樓
一個想留卻留不住的忙碌世界
 
眸開剎那,眼前還是四季梅雨的家
雨水依舊滴答,還是熟悉的聲音
也許因為難得,才會更加珍惜
就像努力奔跑到達終點的獎勵                        
 
話語的足跡
文/馮澤宇(陜西)
 
輕寒已經在身上,泊著
恍若隔世
當曦光熙熙
透過簾和霧,萬物分明
 
話語已經腐朽,擔著
塵和冥思
被風攜去,又仆仆前來
動搖心襟
 
璞玉的浪花織著你枝葉的手
我深沉著、低落著,極為克制
從郁馥經過
像一個詞瀝了雨,覆著雪
 
最終取決于時節
所有枝節在嶄新的藍和綠之前
根部生活
 
心愿就這樣匍匐著
枕眠黑暗,有時也看看云
拘謹的體態和飄忽的行跡
石頭的雀躍
但你不能讓我愛你
此刻,我情愿死
 
一切都于事無補,一切都百廢待興
有時也看看泅渡的月亮——
所有寂靜的時刻帶著它的趨向
它的孕育和話語
我想聽而未過的話語
 
你不能說我未曾移身
不能說我只是影子的采摘者
也許——
我是厚厚的嘆息里的盲者
夜晚更長,白晝更亮
當看見你,那時
時光就長了你身上
我會辨認出,并確信抵達了
 
我們都將開口說話
嗷嗷待哺                   
中華文教網手機版
? 中華文教網版權所有 中華文教網簡介 投稿指南 聯系我們 tags 版權聲明 sitemap
顶破水晶肉色丝袜进入
分享按鈕